欢迎您进入大家书画网,今天是2019年8月17日 星期六 当前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大家展览馆 > 绘画馆 > 至尊堂
艺术历程

 

哈孜·艾买提,出生于新疆喀什市的宗教知名人士家庭。1954年毕业于喀什师范,1957年毕业于新疆学院(现新疆大学)艺术系,并留校任教。现任第九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文联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顾问、新疆文史馆名誉馆长,中国维吾尔历史文化研究会和中国油画学会常务理事等职。第九届全国美展总评委、水彩水粉画展区评委会主任。1988年被评为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优委专家。

家庭
喀什噶尔绿洲,在神父昆仑山的慈祥关爱里和圣母叶尔羌河的热心哺育下,天华物宝,人杰地灵。春天,霞火一样的杏花遍地开放;秋天,琥珀一般的葡萄流光溢彩,使喀什噶尔姹紫嫣红瓜果飘香。矫健的鸽子在高高的塔寺上空盘旋;孩童牙牙学语的声音在巴旦木树间缭绕;身穿艾得来斯绸的妇女头顶满筐的石榴行走在乡间,婉转的歌声像石榴一样把田野染红;善良的人民在上苍的恩泽下,辛勤稼穑,放牧牛羊,载歌载舞,他们祖祖辈辈在这块土地上休养生息,礼尚往来,把这里建设成了一个闪烁在丝绸之路上的明珠。神圣的绿洲,才人代出。哈孜 ·艾买提就出生在这个瓜果之乡、歌舞之乡和文化之乡。   
哈孜·艾买提的父亲是一位博学识广的宗教法官,藏书万卷。这些经书史籍,给儿童时代嗷嗷待哺的哈孜·艾买提以丰富的营养。他展开了求知的双翅,在知识的天空中自由翱翔。他渐渐地对东方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搭乘高梯,爬上书架,广泛涉猎,对(波斯语、突厥语和阿拉伯语)典籍里的细密画,形追手摩,直到心领神会。于是,禽飞兽走,羊欢马叫,都在他家的土墙上、木版上和画纸上,栩栩如生。由于历史的传承和文化的取舍,穆斯林画家都主工装饰艺术,而忌讳表现人物艺术。哈孜·艾买提在感知天意的灵犀里和在他父亲特殊身份的佑护下,开始研习人物画,他如痴如醉地画战争场面、武士和骑士,直到1951年考进喀什师范学校,开始染指毛泽东头像浮雕的临摹和关于“减租反霸”连环画的创作,并用自己所掌握的画技把“抗美援朝”的内容表现在学校的板报上,这使他在学校里出类拔萃,从此,他便在艺术的堂奥里迈开了第一步。   
1954年,哈孜·艾买提又考入新疆大学艺术系,在前苏联列宁格勒列宾美术学院研究生画家格里亚佐夫的亲诲下,严格地接受了“契斯卡科夫教学法”的培训,对透视学、造型学和色彩学进行了深刻的理解和全面的应用,又研读了众多的西方艺术哲学和西方美术作品,使他对艺术的认识有了理性的飞跃,绘画水平也有了极大的飞升。1962年,他根据维吾尔族民间故事创作的油画《艾里甫与赛乃姆》(1980年复制)轰动了新疆画坛。这幅油画画的是一对服饰华丽容貌俊美的青年男女,花前月下热烈相约的景况,背景是皓月当空,寺楼林立,以暗喻时光的美好;前景是沮丧的孔雀拖着它破败的屏羽,以暗喻少女的沉鱼落雁之貌;树荫里是怒目拔刀的武士,以暗喻专制势力的阻挠。表现的是青年人反对黑暗反对专制,追求光明追求自由的主旋律。在当时却没有按照的这样的意义来弘扬,却按照“帝王将相”和“才子佳人”的标准,在1962年的文艺整风中被烧毁,这不是他的挫折,恰恰反证了他对主题的把握能力和对形式的创造能力。同年,他又创作了油画《罪恶的审判》,油画表现了一个巴依通过宗教法庭的不法审判而霸占民女的瞬间,创造了几十个迥然不同的人物神情:目空一切、刁蛮专横、哭号绝望、恐惧担忧、怜悯同情、愤怒缄默、冷漠无情、阿谀奉承、袖手旁观、无能为力和犹豫不决。几十个人物的几十种兼容的神情加宽拉长了油画的叙事空间,它是以史诗的叙事手法主述罪恶的,规模宏大,结构合理,内容丰富。这幅油画立意是高级的:它的画面内容是审判,是宗教法庭对一个有罪恶的佃农的审判。它的文字题目也叫审判,审判了众目睽睽之下的罪恶、光天化日之下的罪恶,是翻身的人民对巴依的审判,是正义对邪恶的审判,是新政对旧政的审判。出生在宗教世家的哈孜·艾买提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叛逆家族,叛逆阶级,这种出人意料的叛逆力量从何而来?从天性中涵带的善良里来,是与生俱来的“来”。如果一个画家的天性里没“来”善良,那么,他的作品就“来”得是丑陋。《罪恶的审判》在北京展出后,引起强烈的凡响。《罪恶的审判》揭开了新疆美术的新纪元,是他震撼一个时代的扛鼎之作,是他艺术生涯中的一个里程碑,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和艺术价值。后一时期创作的《清算》与《罪恶的审判》是姊妹篇,它们异曲同工,相得益彰,是批判现实主义风格的作品在新疆的杰出代表,也是对中国现代美术史的杰出奉献。

艺术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