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 使用帮助 | 设为首页 | 会员注册
欢迎您进入大家书画网,今天是2017年10月21日 星期六 当前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大家通讯社 > 艺术播报 > 书画前沿

如何读懂争议中的黄宾虹

发布日期:2015-04-22 发布人:大家书画 阅读:1559次

——专访著名艺术评论家胡英暖
近日,浙江画院院长孙永一番贬低山水画大家黄宾虹的言论,再次引发艺术界对黄氏山水的热议。在著名艺术评论家胡英暖看来,在近现代四大家中,黄宾虹是一个争议最多的画家。他在世时难觅知音,被讥为“乱涂乱画”,难以得到“专业画坛”的认可。但是如今,黄宾虹的作品在一些学院艺术家眼里已被奉为山水画创作的经典,而且在拍卖市场中屡创高价,在画坛有“南黄北齐”的美誉。
北京商报:黄宾虹无论生前还是去世后一直伴随争议,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胡英暖:黄宾虹的艺术与被同称为中国近现代四大家的张大千相比,有着强烈的反差,被世人视为“黑山黑水”。早在1929年,黄宾虹在《美展国画谈》中提倡士大夫的逸品画格,以为不必术悦于人,人不知而不愠,才是真画者。希望画者能坚持避俗趋雅的操守,力求华溢浑厚的画风,不要因一时俗世弃取而改变。因此引起了广泛争议,创新者议其“墨守成规”,传承者认为其坚守“道义”。再加上黄宾虹一直严守传统士大夫不言阿堵的精神,过着清寂文人的生活,在其50岁之前几乎没有任何名气,齐白石57岁北漂,黄宾虹50岁寂居,故有人评价其画是典型的恪守传统的雅正士大夫画。
面对人们的种种评说,熟读《易经》的黄宾虹对自己的艺术生命却有着明确卜测,他说50年后人们会看好他的作品。说到这里不仅使我想起王安石的一段话:“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志者不能至也。”愿人们在议论中更深刻地领悟和感受黄宾虹大师作品带给我们的中国精神之美、民族气质之美、人文精神之灿烂。
北京商报:您觉得“黄氏山水”的魅力在哪?
胡英暖:当人们谈到如何读懂黄宾虹的艺术作品时,我常常想到世界油画大师莫奈,一生作画,86岁而终,在世时一直不被世人看好,因为他画出了一个非他人所及的“世界”。
要读懂黄宾虹的绘画,首先要读懂他的人生轨迹和人生理念。黄宾虹可谓书画家、金石学、诗学、文字学、古籍整理编辑出版多领域高屋建瓴的超现代文化巨匠。他的作品不管是“白宾虹”时期,还是“黑宾虹”时期,虽说每个时期大不同,但在艺术坚守和探索方面,他可称为有毅力、有信仰、有学问、有胆魄之人,是一个不讨好世人一时、独创函闭艺术之路的“忍者”,是独走悠绝之处、理趣之处的“探险者”。
观其山水画作,特别是80岁以后绘画,给人初感是“乱写乱画”,但静心欣赏,给人以近看一堆墨、远看山水活之奇感,正如黄宾虹自己所言,“看山深入骨髓”,是名副其实的“真画”。
究其艺术风格,梅墨生的评价很有思考价值:“宾翁笔性柔健,如绵裹铁,而墨法氤氲浑厚,其苍茫幽邃,实古人所不到处。”在梅先生看来,要想探究和读懂中国画之精髓和意趣,“读一个黄宾虹,读一个齐白石就够了”,因为他们分别体现了意趣情感、理趣理念,一个是雅俗共赏,一个是阳春白雪,是中国近现代艺术的最佳写照。
北京商报:作为一位传统人文画家,黄宾虹山水有着深厚的根基,其作品中吸取了哪些传统艺术元素?
胡英暖:教书三十载,研画八十年。作为学者型传统派画家,黄宾虹的山水画始于临摹北宋沈庭瑞,起步加速于新安画派。其绘画艺术风格从明入手,直返北宋,以元人为归,广泛吸取前人之精华。北宋最具代表人物李成“宗师造化,自创景物”为黄宾虹的艺术创作起到了“明镜”作用;明朝戴进“简劲激越而富于动感”和同一时期的吴伟“山水皴染以大笔挥毫,水墨淋漓不拘常法”对其后的“七种墨法”起到了穿针引线的功效;清时的“四王”,体古人技法之精髓,以传统技巧根砥深厚笔墨纯熟见称,都对黄宾虹的山水画创作起到了借鉴作用。古为今用、创为现用、意为远用,为黄宾虹山水作品注入了无限艺术内涵和生命力。
北京商报:黄宾虹艺术对当代山水画产生的影响有哪些方面?
胡英暖:纵观中国近现代国画大家,人们自然会想起“南黄北齐”。南黄即黄宾虹,北齐则齐白石,二者对近现代中国画的发展可谓功高无量。
黄宾虹有着深厚的国学修养,在国画艺术研讨上可谓厚积薄发。从6岁时便临摹家藏宋代名家沈庭瑞山水册,22岁赴扬州从师郑珊学山水,从师陈崇光学花鸟,受“新安画派”影响,以干笔淡墨、疏淡清逸为特色,被称为“白宾虹”。然50岁后学而不止,倡导师法自然,九登黄山,五跃九华,四攀泰岳,入川观巴蜀山水,细查景物变化之万千,考史研革,绘图画稿至万件。正所谓功夫不负有心人,山奇水秀融笔端,形成了其独具特色的艺术风格。更令人叹为观止的是“八十变法”,一改70余年之风,以黑密厚重、黑墨透亮为特色,“白宾虹”变“黑宾虹”。以“浑厚华滋”为艺术审美和追求标准,并将其视为中国民族性格之体现。从黄宾虹的《设色山水画稿》、《文殊院望莲花峰》作品中囤积笔墨数十遍,厚重,却不闷郁,给人气势磅礴、墨华飞动、意境深邃、惊世骇俗之震撼。晚年总结出的五种笔法“平、圆、留、重、变”和七种墨法“浓、淡、破、积、泼、焦、宿”,为当代中国山水画发展提供了宝贵法典。使中国山水画上升到了一种至高无上的境界。北京商报记者 隋永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