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 使用帮助 | 设为首页 | 会员注册
欢迎您进入大家书画网,今天是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 当前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大家造像馆 > 篆刻家
大家造像管

朱其石

  朱其石 (一九○六·九·——一九六五·五·五·),原名碁,以诞於浙江宣平县括苍山下,又取名宣,号曰括苍居士,复因生於农历八月,又以桂□为号;另有秀水老农、葛窗居士、雁来红馆主人、抱冰居士等别署。浙江嘉兴人。 父名丙—,号补拙,以书画金石之学名於时。先生年六七岁,…[更多]
大家造像管

名家搜索:

按英文字母排序: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艺术历程

 

朱其石 (一九○六·九·——一九六五·五·五·),原名碁,以诞於浙江宣平县括苍山下,又取名宣,号曰括苍居士,复因生於农历八月,又以桂□为号;另有秀水老农、葛窗居士、雁来红馆主人、抱冰居士等别署。浙江嘉兴人。
父名丙—,号补拙,以书画金石之学名於时。先生年六七岁,常窃乃翁治印工具,至後圃中刻石为戏。年未及冠,移居沪滨,与伯兄大可随侍乃翁杖履,兄弟两人,有似机云并美,大可擅诗,其石篆刻之外,兼工书画,亦偶事吟咏。其石庶出,母舅天台山农刘介玉素以书名,遍交名士,山农乃携之谒诸老宿,博习多师,学艺乃大进。山水画始摹王石谷,继效王麓台,已而遍游黄山、雁荡,大富胸中丘壑,遂以大涤子为宗,突兀苍茫,别饶韵趣。作梅花则笃守阿父之教,疏於童二树,而密於金冬心,极为吴缶老所激赏。一九二七年,曾参加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七军戎幕,随师北伐,曾进军皖北鲁南一带。後以不惯军旅生活,仍返沪鬻艺自给。抗战前一度主持艺海回澜社,书画交流,声气颇广。与马万里、谢玉岑、张大干昆仲、王师子等皆相稔。工篆书,多作《石鼓文》体势,秀挺苍劲。篆刻初法西泠,旋师皖派;嗣得亲吴缶翁,作风又变;後受同里陈澹如影响,转趋工整秀雅。其後佐伯兄大可编写《古籀蒙求》,尽探甲金文字之妙。尤究心古代陶、玺,施诸铁笔,绵密流畅,瘦硬夭矫,□□乎自树一帜。其作先秦文字者,多意在陶甓古玺之间,古茂雄深,允称高手;又擅拟汉宫印;作宋人朱文印,亦典雅可喜;黄宾虹先生甚推许之。有《篑龛印谱》、《抱冰庐印存》、《朱其石印存》等行世。
余事喜搜集文物,尤癖好尺牍手迹、名家刻印及罕见照片等,如光绪廿六年所摄画家吴秋农《竹林趺坐图》、末代皇帝溥仪自龆龀之年至在伪满沐猴而冠之形形色色大小照片近百张,皆外间不易得见者。其石体气素健,倭难期间,伏处天目乱山中,悲愤交萦,精神遂损。—九三九年返沪,隐居沪西,重理旧业,朝斯夕斯,画、印俱臻妙境。
五十年代以来,因种种原因,改在药厂任职文书,以维生计。虽业余不废创作,然终未能在工作上层其所长,心中不无郁悒之慨。逝世前数月觉肌肉萎缩,两手不能屈伸,笔箸亦无法操持,屡投药石均不应验;至四月五日,儿媳迎归故乡疗养,不久心脏扩大,加之血压日高,卒以不起。大可先生曾挽—联曰:『画派师浙,印派师皖,鲤对记趋庭,许尔聪明能继武;前年丧妹,今年丧弟,雁行惊失序,嗟予老大剧伤心。』其石晚年,常在襄阳公园茗叙,友人闻其谢世,有联挽之:『是书家,是画师,是金石巨子,更欣同客春江常亲道宇,浙派数名流,不愧渊源承老辈;有贤妇,有哲嗣,有聪明文孙,只惜未登耆寿遽谢尘寰,襄园怀旧侣,最伤风雨失斯人。』沈禹钟《印人杂咏》亦有诗咏之云:『黄山层翠落胸中,印法子生守浙宗。老屋鸳鸯湖上在,病深归卧迳苔封。』以『印法平生守浙宗』论其石,似失中肯矣。

艺术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