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 使用帮助 | 设为首页 | 会员注册
欢迎您进入大家书画网,今天是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 当前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大家造像馆 > 篆刻家
大家造像管

张祥凝

  张祥凝 (一九二——一九五八),号作斋居士。曾藏汉永建三年( 一二八)之『项伯庶锺』,此为南海金石重器,因颜所居曰项锺庐。广东番禺之横沙乡人。 其家本小康,为侧室所出,七岁丧父,遂中落,其母节衣缩食供其就学,作斋亦曲顺母意,人称孝子。少嗜艺术,曾人广州市立美术学校习国画,未卒业,转广州大学中文系攻读。时刘体智、吕化松、童鼎等,以摄影雄霸羊城,…[更多]
大家造像管

名家搜索:

按英文字母排序: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艺术历程

 

张祥凝 (一九二——一九五八),号作斋居士。曾藏汉永建三年( 一二八)之『项伯庶锺』,此为南海金石重器,因颜所居曰项锺庐。广东番禺之横沙乡人。
其家本小康,为侧室所出,七岁丧父,遂中落,其母节衣缩食供其就学,作斋亦曲顺母意,人称孝子。少嗜艺术,曾人广州市立美术学校习国画,未卒业,转广州大学中文系攻读。时刘体智、吕化松、童鼎等,以摄影雄霸羊城,作斋见猎心喜,用国画手法处理风景构图,别出途辙,众皆称善,与刘、吕、童等诸氏,同誉为影坛高手。其於画专事山水,喜黄公望、董香光、王石谷诸家法,尤醉心王孟端,心迫手摹,笔苍意淡,可谓善学。曾加入广州国画研究会,时得卢子枢先生之濡染启迪,画益空灵超脱,即书法亦同师董氏也。尝与李研山、邓芬合组天池画社,吾粤以山水名家者,作斋盖其佼佼者之一。
其治印盖出偶然。吾师赵少昂先生早岁致力绘事之余,一度曾广购印谱、刀石之属,欲偶挥铁笔以遣兴。昂翁以革新国画为务,作斋则一意尊古,三十年代广东画坛正开展新旧画派理论之争,然两人互相尊重,交情至笃。作斋为赵府常客,见谱具皆备,遂率尔试为奏刀,竟得彷佛,喜甚。旋获刘留庵先生从侄玉林之介,晋谒邓尔雅先生。邓老精六书,深究牧甫印艺,为岭南—代印宗,作斋频往请益,复遍搜牧甫印蜕以供取法,习之逾年,尽得牧甫印作钴锐挺劲、光洁妍美之趣,即边款亦迫肖之。闻日寇陷粤,迫於生计,曾仿牧甫印百数十方,以济要厄,非深通此道者,莫能辨也。又在赵师处得见高剑父、高奇峰两先生画作用印悉出徐星州手,爱其古茂浑朴,试师其法,亦神采奕然。余尤喜其拟先秦古玺,错落自然,离合有序,愈小愈见其精审。偶法《天发神谶碑》,亦无不得其妙趣。朱子范教授曾论其印云:『初由黟陵入手,烂熟之後,乃上窥秦汉铸印,溯流及於丁敬身、邓顽伯,旁出西泠七家,泛滥浙宗,而探讨於曼生,用笔廉悍,奏刀砉然,不支离、不怪诞、不妄作、不矜奇,必使刀有余妍,篆有根据,句斟字酌,古趣盎然。』所评固非过誉,然谓泛滥浙宗,则似未当。
亿戊子(一九四八)初冬,余居广州,一日往文德路书肆浏览,途经黄般若先生主持之友石斋,正拟驻足观赏所陈,时作斋适携二十余纸山水画幅置於裱画枱上,与般若先生共话,余人内寒暄毕,作斋谓余曰:『此余计划在文献馆展览之作品也,皆未题识,君若喜之,欢迎选藏,当为遵嘱书款。—纸港币十金。』既承相邀,余选三幅,约日再取。一为水墨《水溪图》,二为浅绛山水;一有稍大人物者,作斋为题七绝,首句今已无从记忆,余为:『砚池新浴墨生光。北窗时有凉风至,搨得黄庭—两章。』余最爱此帧,惜已失诸红羊之劫。余未尝求其印,惟於冷摊得其为张君华所镌数方,皆经意之作。辛卯(—九五—)春,朱子范、吴肇锺两先生为作斋设书画展於香江,盖戊子欲办未成,自是始偿宿愿者。时订有润例,凡选藏画—帧者,皆媵刻印一方,二美俱备,生面别开,识者多乐与结翰墨金石之缘。後惜为阿芙蓉所害,遽以病陨,年仅四十有八。苟天假以年,并去其不良之嗜,则艺事之精进,安可限量耶。
 

艺术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