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清 蒋骥《傳神秘要》

清 蒋骥《傳神秘要》 


○传神、以远取神法   
传神。最大者,令彼隔几而坐,可远三四尺许;若小照,可远五六尺许。愈小宜愈远,画部位或可近,画眼珠必宜远。凡人相对而坐,近在一二尺,则相视不用目力。无力则无神。若远至丈许或至数丈,人愈远相视愈有力,有力则有神。且无力之视,眼皮垂下;有力之视,眼皮撑起。画者,须于未画部位之先,即留意其人行止坐卧、歌呼谈笑,见其天真,发现神情外露。此处细察,然后落笔,自有生趣。   
凡传神,须得居高临下之意。   
○点睛取神法   
点睛取神,尤宜高远。凡人眼向我视,其神拘。眼向前视,其神广。所谓拘者,拘于尺寸之地,祗有一面。广则,上下四方,皆其所目睹耳。   画眼皮用笔得其轻重,亦取神之要处。   
凡人有意“欲画照其神”,已拘泥。我须当未画之时,从旁窥探其意思。彼以无意露之,我以有意窥之。意思得,即记在心上。所谓意思,青年者,在烘染;高年者,在绉纹。烘染得其浅深高下;绉纹得其长短轻重也。若令人端坐后欲求其神,已是画工俗笔。宋•陈造曰:着眼于颠沛造次、应对进退、颦笑适悦、舒急倨敬之顷,熟视而默识,一得佳思,亟运笔墨。此论最佳。   
○眼珠上下分寸   
人之瞳神,有上视、平视、下视、怒视之别。视下则无神,视上失之太高。大槩:下视则眼珠下半藏在下眼皮内。上视反此。怒视则眼珠上下全露。若平视,则眼珠亦平。高远,则下半眼珠略带上,其眼珠下半亦带圆意;或上半眼珠竟小半在上眼皮内,而下半眼珠竟极圆。又有下半眼珠之下,下眼皮之上,中间微露一丝空地,其神愈出者,不可不知。合揣上视下视怒视之别,始知平视带上为执中之道。要之,上视下视,其神拘于上下;平视其神,近平视带上,其神开阔耳。故诀不在眼珠中黑点,在上下眼皮,在两眼稍,又在两眼珠之两圈上下。再,眼角里,尝有眼肉及眼稍头黑影,必须画出,而下半眼珠必当圆于上半眼珠。至眼亦有大小,不可任意为之。当以鼻之大小比数大抵冩照,难在两目前言已约略分别,但须得其人之自然,不可少有假借勉强。有一种人,眼睛全无神气,或是近视,必执此为板法,反致拘牵矣。   
○笑容部位不同   
笑格每不同。大笑失部位。喜笑或眼合取笑之法,当窥其人心中得意而口尚未言,神有所注而外貌微露。若徒有笑容,不能得两目之神,亦所不取。   
○取笑法   
面上取笑,处眉宜低。又宜弯眼、宜挑并鱼尾、寿带、须根、口角等处(口角略放起)。察其出进高下,因部位,略有更变,与常格不同也。如遇铁面翁,强画作弥勒相,必至部位俱失之矣。宜先以格局画定,再以笑容,更易之自然精细。  
○神情   
神在两目,情在笑容,故冩照兼此两字为妙。能得其一,已高庸手一筹,若泥塑木偶,风斯下矣。   
○闪光   
面上凹凸处以颜色深浅分之,惟两頥及深眼眶、或半侧面皆有闪光,略用檀子染之(擅子以墨和燕支赭石),烘出高处,但此色不可多用。缘檀子颜色重浊,易致污秽(檀子近看即是黑气,不可多用)。   
○气色   
气色在微茫之间。青黄赤白,种种不同,浅深又不同。气色在平处,闪光是凹处。凡画气色,当用晕法(晕者,四面无痕迹)。察其深浅,亦层层积出为妙。   
○用全面颜色法   
颜色,非气色之谓,或面白,其两颧有红气色;或面黄,其额上有青气色。故气色主一处,颜色主全面。画者,各种颜色,层层烘染,画完后,颜色自然和润。   
又有一种画法。眶格既定,即以各样颜料看面色配好,以供全面之用,不以燕脂藤黄另起炉灶。此法古人常用之(此法以一样颜色,浅处浅用,深处深用,凡闪光气色俱如之,不于面上另加颜色,而颜色亦俱和润也)。   
○笼墨   
画定眶格,以淡墨笼之,闪光处又用淡墨烘染,再加粉和颜色。画此亦另有隂秀古雅之趣(今人有以颜色画,好用淡墨笼在颜色上,如画山水法者。此法但须先矾,否则墨色入粉,便成黑气)。   
○用笔总论   
用笔以洁净为主。古人画眶格皆有笔法。又能洁净见有绉纹,眶格用笔极粗,而眉目栩栩欲动。此兼能以笔力胜者。其次,用笔短,落笔轻,干淡渐加,细洁圆润耳。落笔要从空中下来,起头则轻,灵至运行,不可一直。直则板(此论画须眉)。   
○用笔四要   
一曰准。准者何?有规矩而目力有准,然后下笔有准也。如临全面眶格图其算法为规矩,用目力算之其大小,相似即谓之准,由是得其规矩,收小放大,可以变化板法矣。   
二曰烘。烘者何?即染之谓也。人之面格高下,须用颜色烘托。烘法惟润色全面,以颜色画上,笔以湿为主,则有气韵,烘染处要洁净。   三曰砌。凡面上有斑点或染有不到,俱以砌补之。或面上气色深者,竟不用烘。以颜色砌之。砌后仍可用染也。又有不用染,纯用砌者,即俗所谓干皴是也。笔法枯润适中,约似小麻皮皴、米粒皴。皴疎砌密,小有异耳。砌在微茫之间,其笔意可见。然终以痕迹浑融为妙。砌染烘染可兼用、可先后用,或祗烘不用砌,亦可,或纯用砌,俱可。   
四曰提。设色将足,看面上凹凸处,用檀子等色提醒,然后格局分明,高下显露。   
○砌染虚实不同   
画大者须染得到各色,和润为主,中者如之,若小者,则染皴处有当简省,愈小愈可省,全在两眼得神耳。面上竟有有痕迹处,可酌量省去。善会心者自得之。   
○起手诀(以古人画作式)   
传神起手,先打眶格。初学用笔,须极轻淡,次学用目力,以极准为度。学用目力,即画鼻准与鼻子及定两眼角等处也。所云两点,不可高低。两空地须极匀。逐一画上,由鼻准画至两鬂发际,全在目力有准。学者起手摹鼻准,次摹定两眼角法,再将全面眶格图逐一摹其长短大小。断不可以纸加在画上临摹,即俗语所谓,印在下面,画也如印。画则不用目力,目力无准,虽知算法,动亦多谬。此有诀无益也。摹法,以原本置案上,于旁设素纸,用目力算其分寸而作之,其大小与原本相同,再将全面大收小、小放大。画十数次。愈学习愈准。学到部位毫发不走,然后谓之准。此须细心体味。能收大放小即是变化板法学者。眶格打好,功已过半矣。   
○用笔层次(先将纸折中缝)   
一画两鼻孔 二画鼻准下一笔 三画鼻准 四画鼻(先左后右凡有两相对者皆如之) 五画两眼角(或定山根亦可) 六画左右两眼稍 七画左右眼上一笔 八画左右眼下一笔 九画眼珠 十画鼻梁 十一画上下眼皮 十二画上眼眶两笔 十三画下眼眶两笔 十四画两眉 十五定地角(依王思善画法,画下庭不先画地角,鼻准下即画人中、口唇亦可) 十六定下口唇 十七画口中一笔 十八画上口唇 十九画下口唇 二十画皴折痕及发须髯(无须画寿带,笔意亦有轻重) 二十一画全地角 二十二画左右两太阳 二十三画两颧 二十四画两頥 二十五画两耳 二十六画两鬂(如露顶,即画发际;如戴冠,即画帽檐) 二十七画衣领,微画两眉   (王思善《冩像诀》云:先鼻。次鼻准、鼻准下或印堂一笔或眼堂边一笔或中侧边一笔。次人中。次口。次眼堂。次眼。次眉。次颊。次发际。次发。次耳。次头。次打圈。打圈者面部也)。  
○鼻准与鼻相叅核法   
鼻准与鼻得分寸,则全面有把握,故先论之。以鼻准作十分算,定鼻之大小,则鼻有半鼻准者,有半鼻准又零几分者,有鼻小不及半鼻准者,再以鼻作十分算,定鼻准之宽狭,则鼻准有一鼻几分者,有两鼻几分者。总以鼻横数去,定之必相合无讹为要。   笑容则鼻准与鼻不同,常格大抵笑容则鼻起而略大。   
○起稿算全面分寸法   
(另纸起稿部位,便于改换。宋人凡作一画必先呈稿,然后上真,古人细心尚如此)。   
一画两鼻孔(鼻孔作两点。两点不可高低,两空地须极匀。空地,言两者以中缝分也)。   
二画鼻准下一笔   
三画鼻准两笔   
四画鼻 鼻准与鼻两相叅核,画得极准,然后可以鼻准与鼻为主。鼻准作大尺,横作十分算。鼻作小尺,竖作十分算。以一鼻再横,作十分算。凡面十分算以一鼻,再横作十分算。凡面之高下长短阔狭处,皆用比之。以直之分数算过,再以横之分数算之,自无错误。   
五画两眼角 即以鼻逆数上比之,有二子几分、三子几分、以及四子者,定上下所在、出进用直线法。或,对鼻笔痕或于鼻之中,或于鼻之外,或于鼻之几分,以定出进所在,再用王思善法,于三笔中取一笔画下,看山根之间能容眼之阔狭有几许,细细看准面之部位,此处为最要(王思善《冩像秘诀》云:鼻准既成,以之为主,若山根高,处印堂一笔下来。如低,取眼堂边一笔下来。或不高不低,在乎八九分中,侧边一笔下来)。   
六画左右两耳稍 如已画山根,即以山根阔狭作比,或以鼻准作比,俱可。或半鼻准或几鼻几分(王思善曰:眼中白粉染瞳神。外,空地。次用烟子点晴,墨打圈眼,稍点起,有折便笑)。   
七画左右眼上一笔   
八画左右眼下一笔 此一笔须极轻淡,不可着痕迹,于设色时更宜留心。   
九画眼珠   
十画鼻梁   
十一画上下眼皮   
十二画上眼眶两笔 从眼上一笔算起,或一鼻几分,或二鼻几分。再用眼比,或一眼几分、二眼几分。   
十三画下眼眶两笔 比法同上。眼眶如有睹肉者,则如定眼角法,亦以鼻数上比之。   
十四画两眉 有不离眼眶者,有离几分者。再看印堂之方正扁长,此则中庭定矣。   
十五定地角 约以中庭比定。   
十六定下口唇   
十七画口中一笔 两角须逐渐长出,亦用直线法,察口角止处出鼻几分、对眼睛何处。   
十八画上口唇   
十九画下口唇 其厚薄亦以鼻比数   
二十画须髯无须画寿带   
二十一画全地角 此则下庭定矣。   
二十二画左右两太阳 以眼作十分算。有容一眼几分或不及一眼者。或以鼻比数亦可。此部位之紧要切不可忽。   
二十三画两颧 颧有上下,须察其最出所在:出对何处、进对何处。最出处亦用直线或出太阳几分或进几分。有颧小而高处在面心上者,须用颜色染出。   
二十四画两頥 頥边一笔,须用两断:齐鼻下平去作上一断,口唇横看作下一断。上断以鼻准或鼻比数,下断以口唇阔狭比数。口唇亦可作十分算也。诀总在用横线法,即接着齐鼻,平去一笔约数或一鼻准有余,或两鼻准。肥者再加,再以鼻比数,或四鼻,或五六鼻,皆可。比定大约宜瘦不宜肥,宜进不宜出。可稍加修改,无致笔滓墨涴。   
二十五画两耳 耳之上下无定,大约不离眼眶上下。   
二十六画两鬓 如露顶,即画发际。若戴冠者画帽檐。此则上庭定矣。   
○全局   
面上全局可以上庭比中庭,中庭比下庭。长短阔狭。两两相比。则大局可得(或云落笔先左后右。大像先用淡墨定局,次加擅子砌染。此法亦颇近理,并附及之)。   
○生纸画法   
生纸画极难以落笔,略重,无从改易。其法脱稿纸上,即着粉极匀,两圈边上不可有颜色渗出,即带湿烘染,深浅如法,俟干,以手摹去粗粉及纸上粗屑,又配颜色润全面,其烘染如前,颜色由淡而深,画两三次或再加砌染,用檀子提醒深处。   
○矾纸画法   
用矾纸脱稿,将手摩去纸上粗屑,又加矾一遍(恐矾纸不透)。用颜色烘染气色,其低处即用檀子三朱等色画到,亦看面上全部气色,和粉上之,极轻薄而匀,俟干,亦摩去浮粉,配颜色润全面,再加烘染,以无粉气为度(凡画背后,须再托粉,粉中少用颜色和之)。   
○设色层次   
设色无一定层次,约略言之。脱稿后,第一层用檀子醒深处。第二层,檀子染。第三层,三朱燕支染。上口唇用燕支加淡墨。画下口唇,加三朱。画用色亦有浅深,非一抹即已也。口唇亦有不用墨,上口唇红,下口唇淡者,俱在临时配合,第四层用粉合入三朱藤黄(面赤者和赭石)。空瞳神、眼白不用着粉,余俱着匀。第五层用矾。第六层用颜色润全面,再加染(染无层次,以染足为度)。   
瞳神,凡染一次,点一次,渐渐积深,加烟煤点睛,及画上眼皮,须眉最黑处,轻轻略醒。惟下眼皮一笔,用燕支画,痕迹不宜重。   
○用粉   
用粉,以无粉气为度。此事常有过不及之弊。太过者,虽无粉气,未免笔墨重浊;不及者,神气不完,即无生趣。故画法从淡而起,加一遍自然深一遍,不妨多画几层。淡则可加,浓则难退。须细心叅之,以恰好为主。用粉不一法:有用腻粉者,取其不变颜色;有用铅粉者,须制得好;然用蛤粉最妙,不变色兼有光彩(蛤粉制法:先将壳上一层黑皮去净,研极细用之)。 又有上面不用粉,惟背后托粉者,其法亦是(不论生纸、矾纸,俱可)。   
○补缀   
设颜色有不和处,仍将薄粉笼之,再加烘染,此亦补缀之道(笼粉后,俟干。亦须摩去粗粉再染)。   
○火气   
颜色不纯熟及用粉太重,便多火气。故用矾纸画略好。用生纸画为难也。前论用淡墨先笼,若面眶小者,此法亦不可用。欲除火气,须多临古人笔墨。   
○气韵   
笔底深秀,目【自?】然有气韵,此关系人之学问品诣。人品高,学问深,下笔自然有书卷气。有书卷气即有气韵。   
○白描   
白描打眶格,尤宜淡。东坡云:吾尝于灯下顾见颊影,使人就壁画之,不作眉目见者,皆知其为我。夫须眉不作,岂复设色乎。设色尚有部位见长。白描则专在两目得神。其烘染用淡墨,或少以赭石和墨亦可。笔法须洁净轻细,得其轻重为要。面上惟鼻及眼皮、眉目、口唇有笔墨痕迹。若鼻准、眉骨、两颧、两頥、山根,一笔中侧,边一笔,眼眶上下两笔,发际打圈,须用淡墨烘出,故打眶格,尤宜淡也。   
○临摹   
学者,从师求其规矩。既得规矩,须自临摹。多临古人好画,则设色精妙,脱去火气。如仅以庸师所作学之,则笔不流于污俗,必习于浇薄矣。盖前人之画,色泽纯和,笔法沉秀,学者临至百余遍,自然与众手不同。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