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元)汤垕 《画鉴》之二

陈闳开,元中人,画人物得名,明皇幸蜀作金桥图,人物闳主之余,见其照夜白马图,笔法细润,不在曹韩下。
唐人花鸟,边鸾最为驰誉,大抵精于设色,秾艶如生,其他画者虽多,互有得失。歴五代而得黄筌资集,诸家之善山水师李升鹤师薛稷,龙水师孙位,至于花竹翎毛超出众,史筌之可齐名者,惟江南徐熈,熈志趣高逺,画草木虫鱼妙夺造化,非世之画工所可及也。熈画花落笔颇重,中畧施丹粉,生意勃然,黄之子居实居寀,熈之孙崇嗣崇矩,各得家学,熈之下有唐希雅亦佳,多作颤笔棘针,是效其主李重光书法。后有长沙易元吉,作花果禽畜,尤长于獐猿,多游山林窥猨狖禽鸟之乐图,其天趣若赵昌惟,以傅染为工,求其骨法,气韵稍劣也。又如滕昌佑、丘庆余、葛守昌、崔白、艾宣、丁贶之徒,皆得其绪余以成一家。要知花鸟一科,唐之边鸾,宋之徐黄,为古今规式,所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是也。
尉迟乙僧,外国人,作佛像甚佳,用色沉着堆起,绢素而不隐指,平生凡四见真迹,要不在卢楞伽之下。
杨庭光学呉生,行笔甚细而不弱,画佛像多在山林中,杂画一一臻妙。
裴寛善画小马,宣和所藏一卷,余尝见之作山水间小马十数,萧散闲适,笔墨甚闲雅,真奇作也。
张璪,松石清润可爱,平生尝见四本并佳,后得山堂琴会图,赵子昻见之欲得,不与,题云“张璪松,人间最少,此卷幽深平逺如行山阴道中,诚宝绘也!”
翟琰,师呉生,笔法大不及,惟得傅色之法,尝见孔雀明王像,甚佳。
周古言,画在周昉之下,文矩之上,有夜游图传于世,张萱工仕女人物,尤长于婴儿,不在周昉之右,平生凡见十许本,皆合作画妇人,以朱晕耳根,以此为别。览者不可不知也。
王洽,泼墨成山水,烟云惨淡,脱去笔墨町畦。余少年见一帧,甚有意度,今日思之始知为洽画,再不可见也。
汤子升,画人物极妙,江南人,家有轩辕铸鉴图,真奇物也。
卢鸿一,画传世不多,余见宋人摹其草堂图,笔意位置清气袭人,真迹可知其妙也。
范长寿,醉道图,曽见二本,皆立轴,笔法紧实可爱,用色亦润。
蜀人画山水人物皆以孙位为师,龙水尤位所长者也,世言孙位画水,张南本画火,水火本无情之物,二公深得其理。尝见孙位水官图,鱼龙出没于海涛,神鬼变灭于云汉,览之凛凛然,真杰作也。
唐无名人,画至多要,皆望而知其为唐人,别有一种气象,非宋人所可比也。
荆浩山水为唐末之冠,关仝尝师之浩,自号洪谷子,作山水诀,为范寛辈之祖。
陆晃画人物极工,元章画史称其庶人章,余尝从同里叶氏见之描法,甚细而有力,又有解厄天官像等数图,皆粗恶可厌,葢晃画自有二种,细者为上。
五代左礼与韩虬齐名,画佛像入妙,曽见画十六身小罗汉,坐岩石中,笔意甚工,不在韩虬下。
关仝雾锁关山图,差嫩,是蚤年真迹,在京师人家。
董元,天真烂漫,平澹多姿,唐无此品,在毕宏上,此米元章议论唐画山水至宋始备,如元又在诸公之上,树石幽润,峰峦清深。蚤年矾头颇多,暮年一洗旧习,余于秘府见春龙出蛰图、孔子哭虞丘子图、春山图、溪岸图、秋山图及窠石二帧,于人间约见二十本,皆其平生得意合作。元之后有钟陵、僧巨然与刘道士,刘与巨然同时,画亦同,但刘画则以道士在左,巨然则以僧在左,以此为别耳。要皆各得元之一体,至米氏父子用其遗法,别出新意,自成一家,然得元之正传者巨然为最也。
董元山水有二种,一様水墨矾头,疎林逺树,平逺幽深,山石作麻皮皴;一様着色,皴纹甚少,用色秾古,人物多用红青衣,人面亦用粉素者,二种皆佳作也。
周文矩画人物宗周昉,但多颤掣笔,是学其主李重光书法,如此至画,仕女则无颤笔。
李后主命周文矩顾弘中图、韩熈载夜燕图,余见周画二本,至京师见弘中笔,与周事迹稍异,有史卫王浩题字,幷绍兴印,虽非文房清玩,亦可为淫乐之戒耳。
徐熈画花果,多在澄心纸上,至于画绢,绢文稍粗,元章谓徐熈绢如布是也。
唐希雅弟忠祚花鸟亦入妙品,在易元吉之下,若用墨作棘针,易不能及之也。
李升画山水,尝见之,至京师见西岳降灵图,人物百余,体势生动,有未填面目者,是其藁本,上有绍兴题印,若无之则以为唐人藁本也。
道士牛戬,信笔作寒鹊野雉佳甚。
宣和画谱载唐李渐画马,笔和气调,今古无俦,及见三马图,与所闻甚不逮,然自有一种气韵,不可以形似求之也。
支仲元画神仙人物,多作奕棋之势,笔法师顾陆,紧细有力,人物清润不俗,每见高宗题作,晋六朝高古名笔者多仲元所作,当有知者赏余言。
唐画龙图,在东浙钱氏家,绢十二幅,作一帧,其高下称是,中心画一龙头,一左臂,云气腾涌,墨浪如臂,大笔迹圆劲,沉着如印,一鳞如二尺盘大,不知当时用何笔,如此峻利,上有呉越钱王大书曰“感应祈雨神龙”,幷书事迹,旧题作呉道子,要知是唐人无疑也。
尝见纸上画一人一骑甚佳,后题永徽年月日,太原王弘画,不知弘为何人,徧考不出,信知唐人能画者固多,记録不能尽也。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