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元)汤垕 《画鉴》之一

呉画
曹弗兴,古称善画,作人物衣纹皴皱,画家谓曹衣出水、呉带当风。宣和内府刻意搜访,不过兵符图一本,余尝见于钱塘人家,上有绍兴题印,笔意神彩疑是唐末宋初人所为也。
晋画
卫协,晋人也,唐名画记品第在顾生之上,世不多见其迹,画谱所传高士图刺虎图余并见之,乃唐末五代人所为耳,真迹不可见矣,或云二图是支仲元作。
顾恺之画如春蚕吐丝,初见甚平易,且形似,时或有失细,视之六法兼备,有不可以语言文字形容者。曽见初平起石图,夏禹治水图,洛神赋,小身天王,其笔意如春云浮空,流水行地,皆出自然,传染人物容貌,以浓色微加点缀,不求晕饰,唐呉道玄早年尝摹恺之画,位置笔意大能彷佛,宣和绍兴便题作真迹,览者不可不察也。谢赫云“恺之画迹不迨,意声过其实”近见唐人摹本,果得其说。
六朝画
陆探微与恺之齐名,余平生止见文殊降灵真迹,部从人物共八十人,飞仙四人,皆各有妙处,内亦有畨僧手持髑髅盂者,葢西域俗然,此卷行笔紧细,无纎毫遗恨,望之神采动人,真希世之宝也,今藏秘府。后有维摩像、观音像、摩利支天像皆不迨之。张彦逺谓“体运遒举,风力顿挫,一点一拂动必新奇。”非虚言也。
展子虔画山水,大抵唐李将军父子多宗之,画人物描法甚细,随以色晕开,余尝见故实人物、春山人马等图,又见北齐后主幸晋阳宫图,人物面部神彩如生,意度具足,下为唐画之祖。
六朝人画鲁义姑图,一兵士持戈作勇猛之势,义姑作安详荅问之态,弃所生子于地,作畏惧恐怖急挽母衣之状,而所抱之子以两手抱义姑之项,回视兵士,一一如生,笔法细润,传色鲜明,望而知其非唐画。旧藏申屠大用家,今归义兴王氏,王藏缪画至三百轴,此为最也。
唐画【五代附】
阎立本画三清像异国人物职贡图、传法太上像、五星像皆宣和明昌物,余并见之。又见步辇图,画太宗坐步辇上,宫人十余舆辇皆曲眉丰颊,神采如生,一朱衣髯官执笏引班,后有赞普使者服小团花衣,及一从者赞皇,李卫公小篆题其上,唐人八分书。赞普辞婚事,宋高宗题印,完真,奇物也。
王芝子庆家収阎立本画西域图,为唐画第一,赵集贤子昻题其后云“画惟人物最难,器服举止又古人所特留意,此一一备尽其妙,至于发采生动有欲语状,葢在虚无之间,真神品也!”
呉道子笔法超妙,为百代画圣,早年行笔差细,中年行笔磊落,挥霍如莼菜条,人物有八面生意,活动方圆平正、高下、曲直、折算、停分莫不如意,其傅采于焦墨痕中略施点染,自然超出缣素,世谓之呉装,当时弟子甚多,如卢楞伽、杨庭光其尤者也,五代朱繇亦能彷佛,终不甚似,览者当自得之。
尝见呉道子荧惑像,烈焰中神像威猛,笔意超动,使人骇然,上有金章宗题印,秘在内府。又见善神二■〈巾登〉、摩利诸天像、帝释像、木纹天尊像及行道观音托塔天王毘沙门神等像,行笔甚细,恐其弟子辈所为耳。
王右丞维,工人物山水,笔意清润,画罗汉佛像致佳,平生喜作雪景,剑阁栈道、骡网晓行、捕鱼、雪渡村墟等图,其画辋川图世之最著者也,葢其胸次萧洒意之所至,落笔便与庸史不同。
周昉善画贵游人物,又善写真,作仕女多秾丽丰肥,有富贵气。
李思训画着色山水,用金碧晖映,自为一家法,其子昭道变父之势,妙又过之,故时人号为大李将军小李将军。至五代蜀人李升工画,着色山水亦呼为小李将军。宋宗室伯驹,字千里,复仿效为之,妩媚无古意。余尝见神女图、明皇御苑出游图皆思训平生合作也,又见昭道海岸图,绢素百碎、粗存神采、观其笔墨之源、皆出展子虔辈也。
曹霸画人马,笔墨沉着,神采生动,余平生凡四见真迹,一奚官试马图,在申屠侍御家,一调马图,在李士弘家,并宋高宗题印,其一下槽马图,一黑一骝色圉人背立,见须眉髣髴,奇甚,其一余所藏人马图,红衣美髯,奚官牵玉面骍,緑衣阉官牵照夜白,笔意神采与前三画同。赵集贤子昻尝题云“唐人善画马者甚众,而曹韩为之最,葢其命意高古,不求形似,所以出众工之右耳,此卷曹笔无疑,圉人太仆自有一种气象,非世俗所能知也。”集贤当代赏识,岂欺我哉?!
韦偃画马,松石更佳,世不多见,其笔法磊落,挥霍振动。杜子美诗所谓“戏拈秃笔扫骅骝,倐见骐驎出东壁”者。余尝収红鞯覆背骢马图,笔力劲健,鬉尾可数,如颜鲁公书法。往岁鲜于伯机见之,惊叹累日,尝赋诗曰:“渥洼产马如三龙,韦偃画马如画松”奇文也,惜不成章而卒。
韩干初师陈闳,后师曹霸画马,得骨肉停匀法,遂与曹韦并驰争先,及画贵,游人物各臻其妙,至于傅染色入缣素,余尝见其人马图,在钱唐王氏二奚官,引连钱骢燕攴骄,又见一卷朱衣白帽人骑枣骝五明马,四蹄破碎,如行水中,乃李伯时旧藏,在京师见明皇试马图、调马图、五陵游侠图,照夜白粉本上有干自书“内供奉韩干照夜白粉本”十字,要知唐人画马虽多如曹韦韩,特其最著者,后世李公麟伯时画马专师之,亦可谓优入圣域者也。
戴嵩专画牛,为韩晋公滉幕客,专师法于韩,而青出于蓝者也。不惟画牛,至于川原树石牧子樵童亦各臻妙,余凡七见真迹。一在扬州司德用家,二牛相鬬,毛骨竦然。一在四明士人家,一牛引犊,奇甚。又见三牛图、渡水牛图、归牧图,皆合作也。古人云“牛畜非文房清玩,若其笔意清润,开卷古意勃然,有田家原野气象。”余于嵩有取焉。
韩晋公滉,画人物及为牛图,尝见其田家移居图、村童蚁戏图、醉客图、鼓腹图、醉学士图及牛图,粉本人物源流顾陆牛图是其所长,戴嵩得其绪余,有名于世,葢人物不及,而牛独过之也。

返回列表